威尼斯 > 两性话题 > 亚兰只是对给自己开门的丈夫轻轻说了声累,从

原标题:亚兰只是对给自己开门的丈夫轻轻说了声累,从

浏览次数:143 时间:2019-12-10

大学毕业之后,我被分配到云南大学,从事电脑程序设计工作。

那天晚上,苏岩和亚兰比平时整整晚2个小时才到家。苏岩以加班为由搪塞了娴的责备和抱怨;亚兰只是对给自己开门的丈夫轻轻说了声累,就如平常一样安安静静地做自己的事。

危机

那个时候,国家还是实行国家计划分配。我从小对云南的山山水水有着特殊的情感,总是幻想有一天可以去云南看看那些美丽的孔雀。毕业那段时间,从来自昆明的同学那里打听到云南大学某研究所需要人时,我立即向系书记和系主任递交了申请书。结果,还真的如愿以偿了!

10点半过后,丈夫孩子都去睡了,亚兰又来到书房在电脑前坐下来,进了贝壳村,查看了苏岩不在之后,就到处闲逛。

亚兰盯着苏岩悄悄话里要通电话的请求,心里翻江倒海,百感交集。曾经有多少个日日夜夜,亚兰那么渴望听到苏岩的声音;但在打招呼里接到苏岩通话的邀请时,却自残般地漠然回复“不太方便”。

四季如春的昆明,让我们这一批到云南大学的大学毕业生,深深感受到了温和气候和丰富水果的南国味道。

贝壳村是热闹的,有人吵架有人忽悠也有人自曝家长里短,但亚兰心不在焉,她只是担心苏岩回家太晚会有什么麻烦。

今天,亚兰柔软的内心被这节诗句击中:“不知道是对是错,不管它是对是错,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一起等太阳出来”。她终于顺从了心里的渴望,拨通了苏岩的电话。

国庆节前夕,所工会与市团委组织一些年轻人联欢,大概就是说要“近水楼台”,给未婚青年们一个机会。然后,就是组织去丽江古城游览。那时候,丽江古城刚刚被国务院批准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旅游的人不是很多。

胡思乱想中,收到了苏岩的打招呼:“Hi,我今天上来得比较晚。”

“你还好吗?”电话一接通,就传来苏岩迫不及待的问候,关切中透着不安和焦虑。

在旅游大巴上,与我坐在一起的是来自市委机关的美女小田,天真可爱。只是我觉得没有来电,找不到那种感觉。也许,我心中的天使还没有出现。我心中的天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其实,真正的感情根本不需要去追的,更不是特意安排的。两个人的默契,可以慢慢将两颗心的距离缩短,在无意识中渐渐靠近彼此。有时候,我也觉得所工会与市团委的做法有些可笑。

“一切可好?”亚兰关切地问道。

“我,不好。”听到苏岩的问候,亚兰不知是喜是悲,声音哽咽,潸然泪下,咸咸的泪水无声无息地沿着脸庞流到嘴角。

中午,我们的领队——市团委书记刘姐带我们在一家比较有特色的私人餐馆吃饭。店老板很热情给我们上茶,介绍当天的特色佳肴。

“还好,如果你能教教我怎么哄女人就更好。”苏岩半开玩笑,其实也是现实生活的感慨。妻子最近实在有点太唠叨,以前苏岩为夫妻无话可说感到遗憾,现在他只希望娴能闭上嘴巴安安静静就好。

“是我不好,让你难过。”苏岩除了道歉不知道怎样才能安慰亚兰。

吃饭的时候,有两个女服务员给我们上菜。其中,身着民族服装的一个小服务员引起了我的注意:一头半长的黑发,用一根皮筋扎起,甩在脑后;走路的时候,头发两边摆,十分干练的样子。最吸引我的,还是那对眼睛。几次四目相对,我大脑一片空白,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就是“电脑扫描死机”那种。而那位服务员却立即走开,似乎并不想与我搭讪。

“你想哄怎样的女人?”对于苏岩的话,亚兰不能确定他是在打趣说要哄自己,还是他自嘲不善于取悦太太。

沉默,沉默,电话两端都在紧握着话筒沉默。苏岩和亚兰各自的心里有着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说起。几个星期的互相回避固然使两人略感生疏,更重要的是两人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彼此之间那份躲也躲不掉的感情,不知道自己想从对方嘴里听到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向对方告白什么。

“服务员,你们这里有没有旅行社啊?”

苏岩略一迟疑,还是把家里吵吵嚷嚷的境况告诉了亚兰。

苏岩想直抒胸臆,诉说衷肠,又怕把亚兰吓跑。亚兰期待苏岩的表白,又怕自己淹没于无助无望的情海里。

“怎么啦?你们不就是来旅游的吗?”

以前苏岩也谈到过自己的妻子,一般都泛泛而过,没有太多的欣喜也没太多的不满。这一次,从字里行间,能看出苏岩夫妇的不和谐以及苏岩的无奈和无所适从。

沉默,还是沉默。

“我是说,我们没有导游啊!”

亚兰能理解苏岩的苦恼,但自觉不便妄加评判,作为学医出身的女性,却忍不住私底下从心理上生理上分析苏太太:她的情绪变化,减薪自然是这个诱因,会不会还有生理上的原因,比如甲状腺功能混乱,比如更年期。。。

亚兰忽然觉得非常委屈。原本,她只是想稍微疏远苏岩一段时间,冷却两人的热乎劲,借此淡化自己对苏岩的渴念,然后保持距离继续交往。没想到,他就这样“失踪”了好几个星期。她恨苏岩,居然用“失踪”来折磨自己,现在又用译诗揭开了自己冷漠和高傲的面具。她也恨自己,好不容易下决心回避苏岩,却在苏岩“失踪”时加倍想念他,在他一首译诗的呼唤之下又乖乖地回应了他。

“哦!?这样啊。”丫头眼睛一转,然后说:“我去问问老板。你等会儿啊。”

正默想着,苏岩送过来这么一句:“唉,不说也罢,也许女人接近更年期就变得唠叨琐碎。”

亚兰突然想起苏岩大半年前说过的话:“人海茫茫,网海茫茫,天涯海角的知音在网上相遇,这种机缘巧遇实在是人不可捉摸的事,犹如天上神奇美丽的彩虹,可遇而不可求。。。我希望我心中的那道彩虹永远绚丽多彩,镶嵌在彩虹顶端的那颗智慧之星永远闪烁,让我的心永远为之倾倒,为之激动,为之牵挂,为之叹息”。她心里感慨万分,不得不承认自己也为苏岩描述的那道神奇美丽的彩虹沉醉迷失,,她相信那道彩虹反射的是超越了性别超越了世俗的至真至纯的友爱之光。只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够的智慧来拥有和维护这道彩虹的美丽,怕只怕自己在追逐彩虹的过程中迷失了方向,害人害己也伤及无辜的家庭。。。

刘姐发话了:“哎呀,麻烦人家干嘛!我们自己玩吧。”不过,很多同事还是觉得我的建议不错,有个当地人做导游更好。

“更年期”三字映入亚兰的眼帘,亚兰暗暗吃了一惊,怎么自己想过却没敢说出来的话总是被苏岩写出来?难道真有心有灵犀这一说?!猛然间亚兰又想起中午在公司网站看到的那张照片,苏岩还很年轻呀,苏太太应该不到更年期呢。

苏岩在静默中察觉到亚兰急促的呼吸声,更感受到她内心的挣扎。他在考虑措辞,希望能给她点安慰和温暖。正待开口,电话却骤然切断,响起了嘟嘟声。

果然,我的主动出击还是有回报的。不一会儿,丫头来了:“我下午请假了,可以陪你们一起去逛逛。这一带,我最熟悉了。”原来,她叫沙玛阿果,彝族。后来了解到,阿果高中毕业之后,没有考上大学,现在父亲的一个朋友店里打工,准备参加明年的高考。

好奇心又起,顺着苏岩的话,亚兰回他:“瞎说她更年期,先问问你自己贵庚,看看进入更年期的是不是你呀。”连带一个微笑发过去,调侃的同时也夹杂着对苏岩年龄的好奇。

原来,亚兰紧握电话的手有点累,就想换个体位让自己舒服一点,无意之间碰到了电话的某个键,茫然之间切断了电话却不自知。听到那电话里的嘟嘟声,亚兰以为是苏岩切断了电话,心里不由得一阵不悦。在电话旁发了一会呆,就从村里logout去睡觉了。

在大巴车上,我问她:“你是彝族人?你穿的是彝族服装吗?”

苏岩一下就读懂了亚兰的心思,当下用视频的摄像头自拍,写下一句:“奉上即时自拍照一张,请猜猜我的年龄。”

苏岩也以为是亚兰切断电话,想问个究竟又怕惹来亚兰的反感和进一步的疏远。再者,夜深人静了,再继续纠缠也太冒昧了。他本想给亚兰发个短信,问问怎么回事。没想到亚兰ID前的灯也灭了,她不想跟自己说话?!苏岩不由得一阵沮丧,无可奈何地下网了。

“不是。这是傣族的服装。”

这张照片跟公司网站上的那张照片风格很不相同,眼角少了一点笑意而多了一丝忧郁,表情也显得呆板严肃,但总体上看人很年轻,两张照片的拍摄时间跨越了好几年,照片却上看不到太多的岁月痕迹。亚兰实在猜不出苏岩的年龄。

第二天和往常一样,紧张而忙碌。

“哦?有什么故事吗?”

电脑另一头的苏岩乐了,趁机“敲诈”亚兰,“猜不出来就认罚吧,给我看看你的近照。Please!”

一转眼到了午饭时间,亚兰进了贝壳村,发了一个心情郁闷的表情在微薄上,期待着苏岩会过来安慰她并打破僵局说说话。

“是啊,我爷爷是汉族,奶奶是傣族;我妈是彝族。”

亚兰相当保守,自我保护心理也挺强的,但偶尔她也和感觉良好的网友互换照片,苏岩现在直接了当的要照片,似乎也找不到拒绝的借口,就把几周前拍的一张生活照送过去。

午饭吃完了还没见到苏岩露面,亚兰心里有些愤愤然,倒是那风流才子,微薄刚发出他就第一个前来嘘寒问暖。亚兰有意跟苏岩赌气,也就和那风流才子言来语去斗嘴打趣。

“很复杂啊。那你们家过节,不是很热闹?”

照片里的亚兰有点慵懒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虽说不上美女如花,倒也还斯文秀气,小平眉单眼皮,眼睛不大倒也清澈透亮,眼神冷静又透着犀利。嘴角虽有一丝浅浅的笑意,但整个脸部的表情却还是显得孤傲严肃,看不到从她博文里感受和想象出来的那份飘逸和灵动。尽管如此,苏岩却全无失望之感,相反地,多了一份爱怜,甚至还有一份感动。

苏岩有事上网晚了一点,进村就给亚兰写悄悄话,试图告诉她昨晚电话断线以后没敢冒昧打回去,希望下班后能通电话好好聊一聊。不想却看到亚兰和那风流才子聊得正欢,说不上是妒忌还是气恼,他恨恨地删除了还没发出的悄悄话,黯然logout。

“嗯,我们家的节日最多,什么节日都过。亲戚朋友和客人很多。”

为什么感动?为她不施粉黛的那份真实?为她毫不做作的那份自然?为她神态自若的那份随意?说不清楚为什么,苏岩觉得自己更喜欢亚兰了,并直接了当地向亚兰表示了自己的喜欢和爱怜之情。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亚兰仍然没等到苏岩的片言只语,心里更是闷闷不乐。

“那你打算嫁给一个汉族人,还是彝族人?”

他们又在网上你来我往、缠缠绵绵地聊了几个小时,不觉已是深夜。下了网,苏岩仍然意犹未尽,欣然写下小短文

回家吃过晚饭、辅导孩子做功课,忙忙碌碌,亚兰暂时忘却了心中的不快和烦恼。等到先生和孩子都各自回房休息,亚兰顿然觉得自己的心烦躁起来。进到村里,还是不见苏岩露面。亚兰气鼓鼓地,恨苏岩玩失踪,恨他用那译诗撩拨自己,更恨他央求打电话又突然切断电话让自己难堪?这都一天一夜了也不见他回来解释。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亚兰两眼瞪着荧屏,心里越发烦躁。

“怎么刚认识,你就问这个?”

《我的节日》

“铃。。。”手机突然在静寂中响起,着实把亚兰吓了一跳。是苏岩吗?

“不好意思。我们这个车是市团委组织的单身旅游车。所以……”

每次遇见你,和你说话,都是我的节日。我的耳畔有歌声荡漾,我的心里有礼花升空。。。

附录:《情网》的相关链接:

“所以,车上这么多美女,你就看花眼了?”

但那欢乐是如此短促,即便在通话中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但还是觉得太短暂,太仓促,意犹未尽。

(点击下列目录,即可直接阅读各集故事)

“我……”

在我的一生中,只有对另外一个女人说过如此多的话,不过你不必嫉妒,她是我的母亲。

《情网》:

我顿时哑口,阿果也觉得说话有点过了。不过,后来的旅游还是蛮开心的,大家都只顾看风景,照相留影。我举起Sony也不犹豫,给阿果拍了很多。周围的女生们有些嫉妒,阿果就拉她们一起合影。

成人以来,我一直认为自己很坚强,是一个闯荡世界的男子汉。可你让我的心柔软,让我知道在我内心的一角,还有一处没有填满。那种心颤的感觉,似乎是委屈,无助,那种需要关怀,让人疼爱的感觉,让我进入一种陌生又熟悉的境地,让我看到了久违的我。

《从红蓝颜到直面危机》 ——

第二年,阿果考上昆明理工大学经贸专业。那个时候,我们都是靠书信交流,很少打电话。后来在整理书籍用品的时候,发现我们的来往信件居然有一大箱子!还有,信件上的那些邮票,很多都是高档品!

这种感觉,使我着迷,也使我困惑不解,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对一个几乎可以称之为陌生人的人。。。

危机 危机 危机

阿果的大学四年,是我与阿果恋爱的黄金时间。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顺理成章,没有海誓山盟,也没有磕磕碰碰;平平淡淡,心有灵犀,就像众多的恋人那样简单、平凡。阿果大三的那年春节,我们“偷偷”领取了结婚证,当然,也包括那些卿卿我我的婚前“故事”。除了云大和理工大的校园,翠湖是我们每周必去的地方,有时候也去市中心的广场一带找小吃店。

我是一个信命的人,我相信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数。如果这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欣然接受,享受这种爱和被爱的感觉。就如昨天我不知道今天,今天我也不可能预测明天。我会为我的明天祈祷,但明天是如何光景,我们又能左右几分呢?!

《情网》

阿果毕业那年夏季,我们再次去了丽江的那个餐馆,故地重游,感觉却完全不一样。在车上,阿果,我老婆,靠在我的肩膀上,问我:“当年你问我那个问题,是不是一开始就要和我好?”

只是等待太漫长,节日却如此短暂。。。

继续忽悠红蓝颜 __

“那当然啊,一见钟情嘛!”

附录:《情网》的相关链接:

贝壳缘 (1)贝壳缘 (2)贝壳缘 (3)贝壳缘 (4)

“难道在你的大学时光里,就没有一见钟情的女生?”

(点击下列目录,即可直接阅读各集故事)

贝壳缘 (5)贝壳缘 (6)贝壳缘 (7)贝壳缘 (8)

“没有。如果有,哪能等到现在?”

《情网》:

“哼!尽会甜言蜜语。”说完,小嘴一翘,十分调皮的样子,我记得清清楚楚。

从红蓝颜到直面危机 _

云大给我们分配了一室一厅的小住房,小家庭生活就这样开始了。阿果是那么娇小、可爱、迷人,以致于我可以轻轻一举,就把她举起来。阿果一直就是短发,她的头发略长一点,就会分叉。我也习惯了阿果的一切,甚至是她的婆婆妈妈。再说,我比阿果大6岁,家里的事情,都是她说了算;很多事情,我都得照顾她、让着她。这才是一个大哥哥的样子!

危机 危机

婚后第二年,阿果生下一个女儿,很乖巧,长得很像阿果,既有汉族血统,又有傣族、彝族的血统。我给她取名“巧巧”,巧巧从小在音乐和舞蹈方面很有天份,我们对巧巧的培养,一点也不怠慢。阿果是很难干的人,家里的事情,她都能说出道道,俨然是一个管家。也许,她把所学的专业知识,全部用在了家务事上了。这样,我反而操心较少,可以专心做自己的程序设计。

《情网》

阿果毕业之后,首先在一家小公司做基层管理。由于那家公司参与了一个毒品走私活动,公司不久就被查封了。我们通过刘姐的关系,阿果在市经委做了几天临工,就进入新成立的一家港资企业搞国内贸易,也是做管理。阿果十分满意新的工作,算是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继续忽悠红蓝颜 __

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在艺校读大三的小姨子——阿果的妹妹阿香的电话,说电脑坏了,不能上网,让我赶紧过去看看。没办法,如果这点小事都搞不定,还担心回家被阿果说一顿。再说,结婚的时候,我答应过阿果,要好好照顾阿香的。

贝壳缘 奥门泥斯人,(1) 贝壳缘 (2) 贝壳缘 (3) 贝壳缘 (4)

我走进女生宿舍,就阿香一个人在,还穿着睡衣。我打开机箱,用刷子刷灰。阿香突然说灰尘进到眼睛里面了,就躺在床上,要我把灰尘弄出来。谁知我刚弯下腰,就被阿香抱紧,而且不放手……不过后来,阿香还是松手了。这件事,使得我开始远离阿香。

贝壳缘 (5) 贝壳缘 (6) 贝壳缘 (7) 贝壳缘 (8)

婚后的小家庭生活,虽然有过一些家务事的烦恼,但总的来讲还是很浪漫的。我们和阿果之间,没有任何争吵。即使是我和阿香的那件事,阿果也觉得是很正常的,没有什么想不通的。巧巧也慢慢长大,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都是那么听话、聪明,长得也越来越漂亮。家里的影集有十多本,大部分都是巧巧和我们的合影;巧巧的洋娃娃和动物玩具就有两大箱子!

有一次,阿果拿来一个很大的梨子,要和我分着吃。

“太大了,我一个人吃不了啊。”

“这个不行,据说‘分梨子吃’就是‘分离’的意思。”

“你还是高材生啊?还信这个?”

没办法,这次我又屈服了。

90年代末期,阿果做了公司主管,公司的内部管理有了问题。那家港资公司,说是老板负责,但他的老婆和大儿子也在同一家公司上班。老板多数时候在香港处理那边公司的业务,而昆明这边的业务,主要是阿果打理。

不过,阿果虽然是主管,公司的大小事情,还得问问老板娘和大公子。老板一家3人,想法经常是截然不同。这就很为难阿果了。阿果经常一个人干到深夜,我们很长时间没有夫妻同床了。再说,那段时间,我工作的研究所开始裁员分流,因为研究所搞开发,一部分人要去开发公司。我自己觉得两边都不好办。于是,就和阿果商量,决定移民加拿大,去寻找新的生活。

巧巧初中毕业之后,我们一家3口乘坐加拿大航空公司的航班,从上海到达温哥华,开始了异国他乡的生活。

因为听说加拿大的IT行业是个热门,我找工作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容易的。这也是我们移民加拿大的原因之一。开始一段时间,我到处发简历,每天在网上搜寻工作信息,不久,果然就有了回复。登陆温哥华后的第三个月,我就找到了一家电信部门的工作,而且直到后来,工作都是稳定的。

阿果则不然,因为专业英语问题,很难通过面试。一年之后,阿果就放弃了寻找工作,决定回国,并且很快就回原公司上班了,做了总经理,我似乎可以这样说:那是她的全部!我并不想阻拦。世上还有什么要比一个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更加重要呢?

而巧巧的语言能力很强,在国内是,英语一直就是班上的尖子。在温哥华,虽然是英语教学,但几个月之后就上路了,进步很快。这使得我从移民之初的郁闷感,一下子跃升到了成功的欣慰感。

然而,第二年圣诞节,我和巧巧回家探亲。阿果突然说出了一个令我十分惊讶的“提议”:离婚。

“你是不是有外遇了?”我感觉这显然不是以前的阿果。

“没有。我是真心为你好。如果离婚,对我们两人都好,对巧巧也好。”接着,阿果分析了我们各自专业工作的特点,以及今后发展的不同方向,在中国和加拿大的不同优势等等,我似乎感觉她的每一句话都有道理,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你说的都对,可我们这个家不能散啊!你觉得巧巧会怎么想?你总要为巧巧考虑吧?”

“巧巧已经长大了,她会理解我们的决定的。我们只是分开生活,我们都可以相互关心和爱护,更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关心、照顾巧巧。”

“可我对家务事什么都不会啊!家里的事情,都是你在安排。”

“这个我也想过了。你可以娶阿香,她一直喜欢你,而且,这么漂亮的妹妹,又很能干,难道你就不动心?”

“你是在说笑话吧?考验我是不?我是不会喜新厌旧的。”

“你怎么像个孩子?不是要你喜新厌旧,你一定要担当起家庭的责任。我把妹妹交给你,是因为我信任你,你是个有责任心的好男人!”

“分开我不怕,可我只是觉着舍不得啊!毕竟我们一起生活这么多年了。”

“姐姐姐夫。”突然,阿香进来了,她还是那么迷人。“姐夫,我觉得姐姐说得没错,她是关心你的。”阿香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我也是。”

“夫妻之间是一种爱,亲人之间是另一种爱。你懂我的意思吗?”阿果完全是一种教训的口吻。

那天晚上,上半夜怎么也睡不着,反复思考与姐妹俩的谈话。后来,我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春梦,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梦。好像记得梦中有个声音说:爱情是一种缘份,缘份也是有时间的;有时候缘份说没就没了,无奈是存在的;此一缘断,另一缘来,很正常的事情。然而,这个梦,却真的变成了事实。

威尼斯官网,一年以后,沙玛阿香,小我12岁的新婚妻子,终于获得了加拿大移民签证。因为阿香的英语水平有限,身为副董事长的阿果担心路上有误,亲自把阿香送来温哥华。而我则带上巧巧,开着车,去机场迎接这对玲珑姐妹花!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记得与阿香结婚的那天晚上,阿香轻声地问我:“唉,那次在我宿舍,你来帮我修电脑,我搂住你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从了我?”

“从了你?那次你也太大胆了!要你真是我妹子,我给你一个耳光!”

“哈!你敢!”接着,阿香对我一顿拳打脚踢,我只好求饶了。

后来,巧巧知道了这件事,对大家说:“虽然我们家阴盛阳衰,但我对老爸绝对放心!”然后又对我说:“老爸,您还是蛮有魅力的。有一天,我们班的一位白人女生,说您很性感,还说对您很有意思。怎么样?”

阿香不肖一顾地说:“哼,不就一小老头嘛,不至于和我抢吧?”逗得大家一阵狂笑。

巧巧考上皇后大学之后,我也在多伦多找到了一份工作,然后一家搬到多伦多。在多伦多,阿香和我,又成了两人世界,完全沉浸在卿卿我我的田园式小家庭生活之中。现在,我的阿香已经变成了“阿香婆”了。不仅如此,家里还多了两个小家伙,哪儿来的?“阿香婆”还是有本事啊!

阿果一直还是单身,她对于人生的理解,与阿香和我完全不同。阿果是这样一个女强人,以至于婚姻对她来讲,只是她人生的一小部分。但她却是一个对亲人和亲情又十分看重的人。

回顾走过的路,虽然是两段婚姻,但我们还是一家人;虽然亲情关系有些变化,但这对姐妹花的情感变化以及对于生活的不同理解,也让我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姻缘有深有浅,但亲情却不能割舍;人生有长有短,但追求幸福的心境却是相同的!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1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亚兰只是对给自己开门的丈夫轻轻说了声累,从

关键词: 威尼斯网站

上一篇:琴的父親被打成了叛徒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