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 > 两性话题 > 女学士说,小编居然从未一点恨

原标题:女学士说,小编居然从未一点恨

浏览次数:99 时间:2019-12-28

我现在真觉得第三者也不都是坏人。像《蜗居》里的海藻,有几个人对她恨得起来呢?

婚姻本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两人结为夫妻后,无论顺境或逆境,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都要相守相爱一辈子,但偏偏有人利用婚姻的幸福甜蜜谋取非法利益。近日,台湾警方披露了一起为了偿还借贷的百万巨款而骗婚的案件,犯罪嫌疑人小龙女在短短3年里在分别山东,陕西和浙江结了3次婚。结婚后“小龙女”喜怒无常2010年11月10日晚上8点,在家上网的盛某无意中认识了一位自称台湾人的“小龙女 ”,因为盛某个性内敛,所以平日很少与人交流,一直独来独往的他是个标准的宅男,渴望简单生活的盛某平时和小龙女在网上聊天,而且通过聊天发现彼此都爱好艺术,因为艺术结缘,日久生情。小龙女通过长期的挑逗和软磨硬泡把盛某引诱到台湾,并在拜了高堂。事后,盛某发现小龙女性情大变,生活糜烂,与很多青年男性同居,事业上受挫,欠下百万债务,根本无力偿还,不仅如此,而且经常爆粗口,逼迫盛某发毒誓,情况愈演愈烈,盛某才知上当受骗,之后幸运逃离“魔窟”。并向警察报了案。台湾警方通过调查发现,小龙女的婚姻情况十分复杂,她在这几年里,频繁结婚离婚,每次婚姻维持时间都不长。警方不由得暗自惊叹:“这个叫小龙女的女人不简单”。盛某今年29岁,是一位善良的医生。“12月5日结婚后和妻子“小龙女”去了台湾,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经常无理取闹,盛某才发现,小龙女在山东和陕西都有青年男友,而且都有婚约,想办离婚手续的盛某受到小龙女的多次威胁和诅咒。盛某没有办法,只好离开台湾。单身帅哥上网结缘“小龙女”2010年11月,28岁的盛某网上认识了小龙女。“她未婚,54岁了。”盛某对赵红的印象不错,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认识还不到一个月,小龙女就开始催着结婚。“天天催,说她想找个老公,如果和她结婚就去台湾搞艺术,实现自己的梦想,我很感动。我需要一个环境,她需要一个老公,我可以照顾她后半辈子,我就爽快的答应了。”盛某说,见小龙女老实,真诚。也安心跟自己过日子, 12月5日,28岁盛某与54岁的小龙女在台湾喜结良缘。为了妻子,盛某放弃了自己的工作,2010年12月初,浙江一家单位叫盛某去上班,工资待遇和工作环境十分优越,由于小龙女百般阻拦要见他,盛某只好放弃了。两人在10天后发生的事情让盛某感觉很不爽。为偿还所欠外债“小龙女”原形毕露“你在台湾好好待着,顺便帮助我偿还所欠债务。”和小龙女来到台中后,盛某被一个叫做债主的人找上门,让盛某没想到是,妻子小龙女欠下百万的巨债。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妻子彻底变了,变得让盛某不认识了,一点小事就吵架。情绪无常,对盛某又打又骂,还逼迫盛某向天发:“如果离开台湾,就全家死绝”的毒誓。这个毒誓叫盛某萌生了离去的念头。无奈之下,盛某只好独自带着行李,心灰意冷离开了台湾。原以为事情就这样的结束的盛某回到大陆之后,受到妻子小龙女的威胁。小龙女为了报复,到处散布谣言,并扬言要在网上曝光盛某的照片和隐私,甚至威胁要派打手行凶杀人。这些都让盛某对婚姻彻底失望。3年里“小龙女”竟然结婚三次经警方调查发现,台湾妇女“小龙女“是个以骗婚为手段来偿还所欠外债的高手,在与盛某结婚之前,在大陆有三位情人,第一个是山东一个小男孩、才22岁,第二个是在她和山东结婚之前和陕西又有婚约、而且在和陕西没有离婚的情况下又和山东结婚,另外还在网上有一个自称“帅哥”的年轻人。在认识盛某的时候,小龙女就谎称她和山东正在办离婚、和帅哥正在分手。小龙女是台湾人,2009年以来,先后与不同的男子登记结婚三次,每段婚姻都不长。而且小龙女是大龄女性,所以专找大陆年轻男人,好对他们下手。欺骗和引诱盛某去台湾有两个原因:一,台湾法律有一条是妻债夫还,如果你嫁人了,就是你老公还,所以她就看中了大陆年年青的老实男人。 通过走访调查得知,小龙女与他们认识之后就开始催婚,每次结婚时都会找男方要钱,一旦结了婚她的态度就180度大转变,无缘无故找男方闹矛盾,逼迫男方为其偿还所欠外债。目前经台湾警方审讯,小龙女对自己骗婚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犯罪嫌疑人小龙女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悄眼看周围,我发现男人不了解女人,女人也不了解男人。男人们说,女人是个谜,谁也猜不透。但是,男人不了解女人,谁了解女人呢?当事者迷,旁观者清,自身是不会看清自身的,女人必得借助镜子,拉开距离,才能看清自我,而这镜子这距离,就是男人。女人往往从男人的眼睛里、身体里以及一举一动中发现自己。男人如果不了解女人,他怎么能够说出让女人如痴如醉的话呢?怎么能让女人一夜之间,就跟着他私奔呢? 但是,如果说男人了解女人,我也决不相信。我的一个本科同学,男子气极重,他对我们夸下海口,要找一个漂亮并且肯在家做饭的女人。大学毕业,同学们先后结了婚,只有他还在一个又一个地换女朋友,原因是他要找的是一个肯做饭的女人,又要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世上有两种女人不愿做饭,一种是知识女性,“腹有诗书气自华”,这种女人往往气质好,温文尔雅,即使是年龄大了也还是耐人寻味。但最怕做饭,尤其是怕洗碗,她们为市场上的一次性碗筷拍手称快。世上另一种不愿做饭的是生来漂亮的女人。她们天生丽质,水葱豆腐似的,一看就是应该吃饭店的。再说,这种女孩生来是等待接受玫瑰的,你叫她去做饭,她如何心甘情愿呢? 我同学理想的妻是才貌双全的,且是肯做饭的。他对女朋友说:以后结了婚,你愿意做,咱就吃熟的,你不愿做,咱就吃生的。几乎是每一任女朋友听了他的话就望风而逃,而他一直不知她们逃掉的原因是什么。到了后来,有一任女朋友是个火药性子,她坦率地说:亲爱的,收回你的这一套吧,如今的社会,不是男人骑在女人头上做威做福的时代了,你要做大老爷们儿,就找小保姆吧。这女孩说完,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桃花盛开的公园里,气得我这位男同学骂了一句:挨千刀的!想改变老子,没门儿! 这以后,我的同学谈了最后一个女朋友,也就是如今的妻子。最后的女朋友比前面的几个又有学问又漂亮,这女孩学位很高,一般男人见了腿就发软,遂无人问津。我的同学说,活人不怕死鬼,说完就跟牵线人到女博士楼会面。几次接触,两人真的好起来了,大有相见恨晚之感。我同学很矛盾,怕说出来做饭的话又把她给吓跑了,不说又不行,因为他是打定主意决不上锅灶的。思想斗争之后还是决定说出来,古代的柳下惠可以坐怀不乱,我辈读书人岂能丢失传统,屈服于女色? 水来了有山挡着,天塌了有地顶着,男女之间也是这样互相依托互相制约、一物降一物的关系。当我的同学说了必须肯做饭才能成为一个好妻时,女博士轻启朱唇笑了。我同学耳红脖子粗,问,有什么好笑?女博士望一眼窗外碎纷纷的桃花,说:此话正合我意。我同学吃惊得睁大眼睛:何以见得?女博士说,本科四年,硕士三年,博士又三年,我已吃怕了大灶饭,盼不得小锅小灶自己做了色香味地吃呢!我同学大喊一声OK,世上知己难求!第二天他们去登记——签下卖身契。第三天开始过日子。 女博士一大早挎着篮子买菜,还买回各式菜谱和所有做饭人用品。女博士戴着套袖、扎着围裙、戴着帽子做饭,兴奋得丈夫为她拍下第一次做饭的快照。女博士下橱房,眼被烟熏了,戴上了风镜,鼻被辣子呛了,戴上了口罩,手被利刃切了,缠上了创可贴。米饭蒸糊了,鸡蛋炒焦了。女博士忍耐着呼丈夫就餐,我同学看娇妻模样,心痛不已,百般抚慰,手牵手到餐馆就餐。饭后,我同学说,没事,我相信下次你会进步的,做饭再难,能难得过你的人生发展学研究? 下次又是如此,饭糊了,菜焦了,碗砸了,锅铲从锅里跳出来了。如此三番,妻说,亲爱的,还不如你给咱来?丈夫急忙后退三步,说,没事没事,我坚信你会学会的。密月出去后,女博士做饭技术不见提高,研究院的课题却下来了。女博士说,郎君呀,你看这课题迫在眉睫,从今后顾不得再为你做饭,我心里难过呀。我同学说,娘子呀,我早说过,你做咱吃熟的,你不做咱就吃生的。两人说完互相凝视,哈哈大笑。 去年冬天,我到北京办事,从东城跑到西城,顺道进了老同学家。夫妻两人都不在,只有3岁女儿在弹琴。一室一厅的房子乱得几乎无踩脚处。我跑渴了,急着要喝水,但暖瓶都空着。我在铝壶灌水烧,他家的煤气要用火柴点燃,落后到山顶洞人生活。灶台上散着无以数计燃过的火柴梗,就没有一根没燃过的。气得我对他女儿说,你爸这是把光景过成日月了!正报怨着,老同学回来了。他见我来了,笑着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地找,终于找到一颗苹果,用刀削了,双手递给我。我说,夫人中午不回来?他说,天黑出门天黑回家。我说,谁做饭呢?他说,我么。我惊得瞪大眼睛问你会做饭?他说,我不做就得吃生的。我立刻想起他的名言:“你做咱就吃熟的,你不做咱就吃生的”。我不由笑起来。他大概明白了,朝我做一个少林寺拳脚功夫的架势,像要开火,自己也笑了。 我的这位同学,使我想起一句民间老话:千挑万拣,挑得个漏油灯盏。生活中的许多事,你越是想避免它,它越是找着你,最终使你落入旧套,违背你的意愿。 我的这位同学,使我更加坚定了男人不了解女人的认识。男人总是想买女人喜欢的衣服,但大多受到女朋友的批评。男人总想在女人面前表现他们的英雄豪气,但往往惹女人一笑了之。男人根本就不了解女人。但话说回来,正是男人不了解女人,女人也不了解男人,这距离便产生美,这距离使男女之间若即若离,离不得见不得,团结着、纠葛着,形成丰富多彩的梦幻世界。 恋爱中的男人是美好的,他们可以在女朋友面前一改往日衣冠不正的习气,表现得非常整洁。他们可以一改平时懦弱的脾性,表现出英雄救美人的壮志豪情。 显示出男人气息的男人是可爱的,正如显示着女人气息的女人是可爱的

我希望你没有被我这个想法吓倒。吓倒也没关系,一开头我也被自己吓了一跳,但一会儿就没事了,反正你也不认识他们,就当我是胡诌的吧。我刚刚喝了点酒,现在头还有点晕呢!

凡是电视连续剧就无非是感情出轨,婚姻搁浅,而每一出戏里都至少有一个让人恨得咬牙切齿的第三者。虽然感情的事谁也说不清楚,但大多数善良的人们无论如何都不希望看到第三者插足所引起的婚姻破裂,家庭分崩离析。

你见过现实生活中的“小三”吗?尤其是当你了解了事请的真相以后,你是不是仍然会从心里瞧不起他们?我见过一个第三者,她不依不饶地用尽各种手段把我朋友的丈夫抢走。想起她,我真是从心里瞧不起她、甚至恨她,虽然我们彼此认识好久了,她也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但我发誓不再跟她打交道了。

我说的是另一种“第三者”---- 一种为真爱肯付出的第三者。对于这种人,我竟然没有一点恨,而且还有那么一点点佩服,我暗暗祷告:上帝保佑,这种人千万别让我老公碰上,要是碰上的话,我就彻底玩了。

最近我一下子听说了两个这样的人,这样的第三者我有点不忍心称他们为“小三”,她们一个是我的同学,一个是我的学生。

威尼斯真人娱乐平台,先说说我的同学:我同学是从农村跟着父亲进城的,高二的时候转学到了我们文科班插班,她的年龄比我们大两岁,据说是初中毕业在家帮母亲干了两年活,后来又想上学,就考上了高中。因为刚从农村转来,她的口音里有浓浓的家乡话的味道,所以在班里轻易不发言,我们的班主任老师是个年轻的男老师,他那时才30多岁,英俊潇洒,是我们都喜欢的老师。班主任很关心我这个刚转来的同学,上课的时候会主动给她机会说话。一年多以后的高考,她没有考上大学。但在县里干部考试中她竟然考上了干部,进了县法院当了书记员。一晃20几年过去了,她一直没有结婚。前几天我在QQ里与另一个高中同学聊天时,同学告诉我,我们的同学结婚了,我问:和谁?同学说:和我们的老师。我赶紧再问一遍:“和...和...和谁?”我同学说:“你结巴什么? 和我们老师!”我们老师是文革时的高中生,我们毕业以后,他就去省里的师范学院进修了两年,回来以后就没再回学校,而直接进了市委机关。我老师进了机关以后工作得心应手,很受领导赏识,慢慢地就混成了市里的重要领导。我同学从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我老师。后来两个人就走在了一起,我同学甘当老师的地下情人。以前有同学见过他们俩在一起,但我同学就说是托我老师办点事情,由于他们做事很小心,在一起许多年都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再后来我同学自学法律,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当上了律师,还成了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我师母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人朴实善良贤惠本分,对家庭对孩子那是尽职尽责。我老师是家里的长子,家里兄弟姊妹多,老师工作忙,我师母就是家里主要的劳动力。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一大家子的事都是我师母打理。几年前,老师的孩子大学毕业了,老师是市里的领导,师母过上了人人羡慕的日子。可谁知这好日子没过几天,师母就被查出来得了癌症,而且还是晚期,尽管老师用尽一切办法为她治病,但还是不能挽回她的生命,半年不到师母就走了。

师母走了以后,老师仍然是市领导,所以我老师和我同学的关系仍然处于保密状态。直到去年,我老师离开了领导岗位,退居了二线,我同学今年才与我老师举行了婚礼。从高中到现在20多年了,我老师已60 出头了,我同学也是40多岁的老姑娘了。周围的人听了这两人的故事,男的听了都很羡慕,女的听了都有点佩服。我老师,官运、桃花运亨通,有外遇没绯闻,家里外头都相安无事,实在是高手;我同学也不似那傍大款、傍高官的“小三”,不争宠不闹事,默默忍受20多年,也算得上是为了真爱付出。

再说说我的学生,我的学生上学时是个挺清纯的女孩儿。人长得不是一般的水灵,虽然学习成绩一般,但活泼开朗,能歌善舞。大学考了个师范学校,毕业后当了个小学老师。我的学生的男朋友是她高中的同学,大学毕业工作一般,自己闯荡了半天,也没发什么财,就是一个小职员。两人时不常地还闹点小别扭,关系时好时坏。我的学生是那种很随和的脾气,说话细声细语,但她主持节目时,绘声绘色,声情并茂,特别有表现力。十几年前,当时社会上流行跳交谊舞,搞交谊舞比赛。我的学生就跟着同事去学跳舞,因为她舞跳得出色,就和教跳舞的老师一起参加市里的交谊舞比赛,结果表现出色得了拉丁舞比赛的冠军。于是就经常有舞厅请他们去跳舞。 有一个大舞厅的老板就喜欢上了我的学生。他在我的学生身上花了很多钱,都是那种大手笔的,我学生没法拒绝,于是就做了那个大老板的小情人。这期间,那个老板也不反对我的学生找男朋友,他说,什么时候我学生想嫁人了,他就送给我学生嫁妆。我的学生开始找了几个都不太合适。直到几年以后倒真遇到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大学老师,那个大学老师也很喜欢她,于是两人就认认真真地谈起恋爱来,谁知谈了几个月,当我学生提出来要嫁给那个大学老师时,那个大老板派人把那个大学老师打了个头破血流,并警告他,赶快消失,否则,见着就打。那个大学老师自知不是对手,就知难而退了,我的学生只好仍旧呆在大老板的身边。大老板倒也对得起她:给她买房子,送她宝马车、名包名表,出国旅游等等。据说我的学生光限量版的LV的包就有好几个。现在我的学生已是快40岁的人了,她看上去还挺年轻,仍然在学校上班。学校里的人也知道她的情况,可大家也见怪不怪了。这不由让我感叹,看来社会真是进步了,什么大奶小三,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

这个社会变化太快了,连我这种保守的人也能接受这种社会现象的时候,说明社会上的这种情况已经很普遍了,我的同学和我的学生算是nice一点的第三者,我真觉得我真没有资格瞧不起他们。

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 ...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女学士说,小编居然从未一点恨

关键词: 威尼斯网站

上一篇:Mary塔的新水果摊就开在了自己的加油站前,亚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