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 > 两性话题 > 凭借感觉和Samantha的介绍,与前妻离婚

原标题:凭借感觉和Samantha的介绍,与前妻离婚

浏览次数:196 时间:2019-12-28

现代社会,有钱人的标准配置是,与前妻离婚,还得照顾前妻和前妻所生的儿女,眼前,与法定关系的二妻生活在一起,同时又生了子女,此外,在外面还得包养一个小三,买车买房不说,还得给足每个人的生活费用,高标配置就是除了以上的三婆外,还有更多的事实婚姻的老婆,大家的生活极为安定。作为穷人,就是娶一个老婆,老婆还经常吵吵着闹离婚,想跟着别人跑掉。

陪女生逛街,是需要耐心的。但今天感觉完全不同,一点儿也没有感觉累。我们走过好几个购物城,Samantha也是兴致勃勃,每一个品牌店,都要试试衣服。这下可好,绝美的模特啊!火辣的身材,流行的时装,这一切还是免费的。有时候,Samantha也看看包包和香水。这些,我更是外行了,完全看不懂。但也是跟着摸摸、闻闻,凭借感觉和Samantha的介绍,也的确学会了不少。

爱无‘纸’禁

2012-04-01 19:00:36

Frank是Kathy 8年前在西雅图一个露天音乐会上认识的。二人当时都刚刚离婚,在联邦政府部门工作的Kathy和在某公司当高管的Frank,因为境遇相似,年龄相仿,二人一见如故,越谈越近,很快就变成男女朋友。当kathy带着喜悦的心情告诉家人她的新恋情时,大家替她高兴的同时也抱着一种观望的心态。

05年,在我们卖掉加州海边那个房子,将要搬走的那个圣诞节,公公婆婆和小叔子从东岸,Kathy和Frank从西雅图同时飞来加州我家相聚过节,大家第一次面见了Frank。

Frank 1米9多的个,头上还长着满头密发,肚子却是瘪的,过了45岁的男人,只要具备这二个特征,就是帅哥了:),何况Frank是那轮廓分明,白白净净的老美长相。所以,在大家眼里,Frank和高挑的Kathy站在一起,还真是很般配养眼的一对。最主要的是,Frank性情温和,人善良。在美国中西部农场长大的Frank,有着类似中国边远地区人民的那种纯朴和憨厚。父母对女儿这次的眼光给予了高度的肯定。

喜形于色的Kathy把Frank唤成‘my man’,开玩笑似地和大家提到要与Frank结婚的事,鉴于她以往二次失败的婚姻,大家没有热烈响应她的话题,都觉得认识没多久便谈婚论嫁有点太Kathy 式了,大家笑笑而过。

很快,Kathy就给大家寄来了和Frank在影楼照的正规照,像订婚的人照的那种既亲密又正式的恩爱相片。满脸幸福的Kathy靠在也一脸笑意的Frank胸前,把带着戒指的那只手以一种优雅的手式放在心口处,那只手位置显著,在相片里很是抢眼。Bill他们看了都会意地笑起来,说,这就是Kathy,一个藏不住任何好事(哪怕是‘可能’的好事),恨不得全世界都及时知道,直接认可的可爱女人。

后来Kathy告诉大家,那只是她一时兴起,和Frank照着玩的一张pp,没有任何特别意思,他们也没有结婚的打算,觉得现在这样挺好。只要相爱就行了,要那一张纸做甚?

大家自然是一致表示赞同。说这个年龄了,婚不婚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二个人在一起开心就行。婆婆每次给kathy通电话,肯定有一句,how is Frank? Keep Frank!的问句和祈使句。

06年,我们去西雅图Kathy处过感恩节。Kathy和Frank住在一个3个卧室的公寓里,那公寓被Kathy布置得温馨舒适,绕着餐厅,悬挂着一圈她精心选购的蜡烛,柔和的烛光罩着她和Frank时不时温柔对视的脸,他们看过去是那样的美。。。满桌是kathy以她那一贯慢慢的,但认真的态度和程序用心做出来,让平时不吃西餐的我看了都食欲徒增的美味菜肴,Frank在倒酒,音乐在轻响,Kathy的美好在每个人心中静静地被领会着。。。

一天,kathy告诉家人,她穿高跟鞋走在路上,尖细的鞋跟不小心陷进路缝里,脚扭了一下,伤了脚跟。当时谁都不太在意她的事故,以为养段时间就好。数月过去,kathy的那只脚一直未见好转,却越来越无力,做了很多检查,也没发现问题,医生一直查不出来她为何无法行走。

09年,她来DC开会,过来看望我们的那一天,正是我们当时那个pizza店开张的第一天。她从车里下来朝我走来,她那只受伤的脚上装着一个特殊的套子帮助她撑着走,她慢慢走着,脸上是那熟悉的微笑。就几年不见,kathy变化很大,原来俊俏的瘦脸变大变圆了,人也遽然老了许多,十几年前那个美丽的小kathy好像已被目前的这个大kathy包了起来,没了踪影。

她一如既往带着positive的态度高度赞美了我们的店,并很高兴地品尝了一个我们的招聘汉堡包,还坚持要付钱,说她出差时每天的餐钱是联邦政府付的,你们不要白不收。在等我带她回家的空档,她不失时机地到隔壁美发沙龙店做了一个发型。看到我家里乱,她找我要了一把扫把,二话没说就打扫起来,然后又回到店里帮我们做了一个晚上的汉堡包。

记得那晚打烊后回到家里,我和她在客厅聊了很久,首次和她从家庭孩子到个人情感,畅谈了一次,平时从不把负面情绪展现与人的她说着说着竟流下了泪,直至说到她的man,Frank时才破涕为笑。

我说,你和Frank这么匹配融洽,你身上那么多的好品质到了Frank这里才得到真正的赏识和珍惜,你们要是早20年认识就好了。。。Kathy微笑了一下,说,那是,Frank是一个真正的绅士,跟他在一起,你无法不好。

第二天她回西雅图时,她哥哥John也特来我家和她道别,她穿着那只笨重的特制鞋子,一拖一拖地走到院里,高兴地站在哥哥和弟弟之间,绽放着一个灿烂的笑容,让我为她拍下那个珍贵的瞬间,在一个她选的绿色树木前。

她上车前对我说,等脚好了,她会再来DC和我们相聚,再帮我们做汉堡包。。。

“Samson,你不用香水?”

“不,从来不用。你最喜欢什么?”

“Lancome,水果味为主。”

“水果味不错。就是你现在身上的那种吗?”

“SoSo!你感觉到了?”

“学这个,还是容易的。”

“Samson,你再看看我的指甲,有什么不一样?”

Samantha伸出双手。天啦!我简直不敢相信!与Samantha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居然就没有发现?粉色而亮丽的装饰指甲,在店铺四周的彩色灯光下,发出五彩的光芒,犹如十颗璀璨的珠宝,镶嵌在她的纤纤细指上;指甲上微小的亮片片,宛如仙女下凡时的那种灿烂星光,令我眼花缭乱。

“可瓦伊!太美了吧!?”我一把抓住Samantha细嫩的双手,“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说实话,在国内真的没见过。

“嗨!到处都有指甲店。你又不是女生。”Samantha想缩回手去,可被我紧紧拽住。

“有没有可以给男生做指甲的?”我故意拖延时间,希望能够多感受一下Samantha那双巧克力色的嫩滑、天鹅绒毯的温暖的双手。如果说,在大街上偶然遇见一位黑MM,我是绝对不敢如此大胆的,可不知道为什么,Samantha的双手就是那么吸引我,令我心动,不能松开。

“喂!累不累啊?今天你帮我拧包一整天了,现在还拉着我的手不放。”

“我好喜欢!如果可以在我指甲上画10条龙就好了。”

“哦?!就只是指甲好看?等过几天,指甲长长了,我剪下来送给你!”Samantha显然是话中有话,我当然明白。

“我只是不好意思说罢了。你是我在日本遇到的第一个让我心动的女生。”

“在恭维我吗?有什么企图?”Samantha突然把手收回去,抿嘴一笑,有点调皮的味道。

“没有啊!我在想,我们应该是乘坐同一辆大巴回名古屋吧?现在时间还早,我们为什么不去东京湾看夜景呢?”

“SoSo!这是个好主意!走!”

在去往东京湾的地铁车箱里,似乎有一种拐骗少女的罪恶感,心在剧烈狂跳,手也在颤抖。我有意用胳膊去碰Samantha,而Samantha也不回避,反而回头对我一笑,想必也是有意的,或许是一种暗示?不敢肯定。虽然我明显感觉到Samantha对我已经有了好感,但我还需要更多的感觉,来证实自己的想法。那是爱吗?

我和Samantha来到东京湾的水边,坐在沙滩边的木板走道上。突然,Samantha脱掉旅游鞋和袜子,赤脚在沙滩上行走。

“哈哈!感觉真不错!”Samantha像一个孩子,在沙滩上跳跃着。远处旋转摩天轮的灯火,犹如一只巨大的彩色水母,映照着舞动中的“黑珍珠”。

“是吗?我也试试。”我也脱掉鞋袜,拉着Samantha的手一起嬉戏,仿佛回到童年,正参加一个只有水波和风声伴奏的晚会。我们尽情狂欢,直到大巴启程的最后一刻。

回到名古屋之后,我开始大胆追求Samantha,几乎每天下午到Samantha上课的教室等她,下课后就一起去学生食堂吃米饭,享受一天忙碌后的轻松和浪漫。饭后,我们一般都要去东山公园看日落,或者站在四谷一带的高地瞭望名古屋全城。说实话,我原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与Samantha在一起,让我增添了对古城的美好印象。据说,名古屋出美女,而Samantha算是印证了这个传说,即使她不是大和族。

周末的时候,多数时候就去我宿舍,我会做几样拿手的中国菜,什么辣子鸡丁、红烧排骨等等。Samantha很喜欢,也不怕辣,甚至有时候吃得眼泪汪汪,鼻涕直流,嘴里还不停地叫“喔伊细、喔伊细”。然后就是双手一夹,将胸前一对硕大的水蜜桃挤得高高的,显出V沟。

有一次在东山公园赏枫之后,我们一起在宿舍喝了点红酒,Samantha躺在榻榻米上说:“Samson,你是不是经常用这种方式留宿女生啊?”

“没有,保证这是唯一的一次。”我也躺下了,但仍然保持着清醒。

“哼!你这个保证,是对上帝说的,还是对天使说的?”

“当然是对天使说的啦!因为你就是我的天使!”

“是吗?……嗯……”

没等Samantha说完,我的嘴就封住了Samantha的嘴,一口红酒的味道,夹带着她的呼吸,尤其是女性特有的芬芳,从她的口中一直传遍我的全身。当我退去Samantha的衣裙,我似乎觉得自己正拥抱着一块融化的棕色奶酪,又仿佛是一朵盛开的玫瑰花。她温暖肌肤的那种酥软与嫩滑,使我感觉宛如巧克力奶油蛋糕上的一支红色蜡烛,激情高昂,欲火膨胀,不能自控……

“Samson,你的功夫真不错!”

威尼斯国际线上娱乐,“是吗?”第一次听见女生这样说话,我自己倒觉得不好意思了,也有点洋洋自得。

“你是自学,还是有师父教?有门派吗?”

“什么呀?”

原来,Samantha偷偷从我的茶几下面拿出一本影集,里面有很多我练武时的照片。

“哦,这个呀。我原来有一个师父,教过一点基础,后来都是自学的。”

“我喜欢中国功夫。有机会教教我吧?”

“当然可以啊,今天我来教教‘入门’……”说完,我又想按住Samantha,谁知,Samantha一个鲤鱼翻身,将我按在榻榻米上……

名古屋第一场冬雪后的一天,Samantha急匆匆跑来我宿舍,给我看一封电子邮件。我看了半天也没有看懂,毕竟我的日文水平还是不足以理解信中的内容。后来,Samantha解释说,这是父亲的律师川岛给Samantha的来信,说是她父母到达莫斯科之后,只是第一天联系了一次,而近一周来,没有任何消息,川岛就报了案。昨天,莫斯科警方回复了扎幌警方,也没有任何消息。川岛让Samantha赶紧回扎幌,一起商量对策。

“Samantha,难道你父亲与黑社会有什么关系?”

“不是这样的,我父亲只是一个普通商人,我只知道这些……嗯……也许,他是在生意上与别人有什么瓜葛。”Samantha越说越急,看样子已经没有头绪了。

“别急,Samantha,我陪你一起去。”

“嗯,Samson,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我不能失去我的家人。”

“放心!Samantha,有我呢!”将Samantha紧紧抱在怀里的那一刹那,我有一种欲望和责任感,从心底燃烧,直到全身。

冰天雪地的扎幌,洋溢着冰雪节的气氛,我们无暇顾及。出事后的第三天,我和Samantha,还有律师川岛,一起去了扎幌警署,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警察又询问了Samantha一些家庭问题和父母的社会关系。我听后,觉得其中疑点很多,不像是普通的失踪或绑架。而川岛对于我的到来,先是十分惊讶的表情,然后又是极力让我回避Samantha的家事。晚上,Samantha也对我谈到了川岛的举止言谈有些怪异。

顿时,我感觉一股热血在流淌,像是看过《神雕侠侣》之后的那种滋味。眼前温柔而娇小的Samantha,仿佛就是小龙女,让我倍增爱怜。后来,我对川岛和扎幌警方说:“这件事,我管定了。我和Samantha,现在就是一个人!”Samantha搂着我的臂膀,也表示赞同,需要我的帮助。

经过两天的商讨,以及与莫斯科警方的交涉,扎幌警方决定让我陪同Samantha一起去莫斯科,并安排了两边警方的暗中保护。三天之后的风雪之中,我和Samantha登上了东京去往莫斯科的航班。

“Samson,有你真好。”Samantha的眼里闪烁着泪花。

“嗯,我也感觉很真实、很欣慰。”

Samantha偎依在我的身旁,远方云层上空射出的霞光,透过舷窗,映照在她的脸上,泛起绸缎般的波纹。无论等待我们的将会是一场什么样的暴风雪,我们都会一起面对,因为在我和Samantha的心里,默契和信任,已经战胜了未知的一切!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凭借感觉和Samantha的介绍,与前妻离婚

关键词: 威尼斯网站

上一篇:恋爱就是一种病,他老婆到了商场

下一篇:没有了